国学子部之《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全文保存到桌面

《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简介:《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是晚清四大谴责小说之一。作者:吴趼人,原名宝震,又名沃尧,字小允,又字茧人,后改趼人。作者以主人公的经历为主要线索,从他为父亲奔丧开始,到经商失败结束。通过“九死一生”二十年闻的遭遇和见闻。描述了日益殖民地化的中国封建社会的政治状况、道德面貌、社会风尚以及世态人情,揭露了晚清社会和封建制度行将灭亡、无可挽救的历史命运。

  • 2017-03-12第一回 楔子

    上海地方,为商贾麇集之区,中外杂处,人烟稠密,轮舶往来,百货输转。加以苏扬各地之烟花,亦都图上海富商大贾之多,一时买棹而来,环聚于四马路一带,高张艳帜,炫异争奇。那上等的,自有那一班王孙公子去问津;那..

  • 2017-03-12第二回 守常经不使疏逾戚 睹怪状几疑贼是官

    新小说社记者接到了死里逃生的手书及九死一生的笔记,展开看了一遍,不忍埋没了他,就将他逐期刊布出来。阅者须知,自此以后之文,便是九死一生的手笔与及死里逃生的批评了。我是好好的一个人,生平并未遭过大风波、..

  • 2017-03-12第三回 走穷途忽遇良朋 谈仁路初闻怪状

    却说我搬到客栈里住了两天,然后到伯父公馆里去打听,说还没有回来。我只得耐心再等。一连打听了几次,却只不见回来。我要请见伯母,他又不肯见,此时我已经住了十多天,带来的盘缠,本来没有多少,此时看看要用完了..

  • 2017-03-12第四回 吴继之正言规好友 苟观察致敬送嘉宾

    却说我追问继之:“那一个候补道,他的夫人受了这场大辱,还有甚么得意?”继之道:“得意呢!不到十来天工夫,他便接连着奉了两个札子,委了筹防局的提调与及山货局的会办了。去年还同他开上一个保举。他本来只是个..

  • 2017-03-12第五回 珠宝店巨金骗去 州县官实价开来

    且说我当下说那位苟观察礼贤下士,却被继之笑了我一笑,又说我少见多怪,不觉闷住了。因问道:“莫非内中还有甚么缘故么?”继之道:“昨日扬州府贾太守有封信来,荐了一个朋友,我这里实在安插不下了,你代我写封回..

  • 2017-03-12第六回 彻底寻根表明骗子 穷形极相画出旗人

    却说我听得继之说,可以代我寄信与伯父,不觉大喜。就问:“怎么寄法?又没有住址的。”继之道:“只要用个马封,面上标着‘通州各属沿途探投勘荒委员’,没有个递不到的;再不然,递到通州知州衙门,托他转交也可以..

  • 2017-03-12第七回 代谋差营兵受殊礼 吃倒帐钱侩大遭殃

    当下继之对我说道:“你不要性急。因为我说那狗才穷的吃尽当光了,你以为我言过其实,我不能不将他们那旗人的历史对你讲明,你好知道我不是言过其实,你好知道他们各人要摆各人的架子。那个吃烧饼的旗人,穷到那么个..

  • 2017-03-12第八回 隔纸窗偷觑骗子形 接家书暗落思亲泪

    却说当下我看见那一千两的票子,不禁满心疑惑。再看那信面时,署着“钟缄”两个字。然后检开票子看那来信,上面歪歪斜斜的,写着两三行字。写的是:屡访未晤,为怅!仆事,谅均洞鉴。乞在方伯处,代圆转一二。附呈千..

  • 2017-03-12第九回 诗翁画客狼狈为奸 怨女痴男鸳鸯并命

    却说我听见有人唤我,睁眼看时,却是继之立在床前。我连忙起来。继之道:“好睡,好睡!我出去的时候,看你一遍,见你没有醒,我不来惊动你;此刻我上院回来了,你还不起来么?想是昨夜作诗辛苦了。”我一面起来,一..

  • 2017-03-12第十回 老伯母强作周旋话 恶洋奴欺凌同族人

    原来外面扦子手查着了一船私货,争着来报。当下述农就出去察验,耽搁了好半天。我等久了,恐怕天晚入城不便,就先走了。从此一连六七天没有事。这一天,我正在写好了几封信,打算要到关上去,忽然门上的人,送进来一..

  • 2017-03-12第十一回 纱窗外潜身窥贼迹 房门前瞥眼睹奇形

    当下我别过述农,骑马进城。路过那苟公馆门首,只见他大开中门,门外有许多马匹;街上堆了不少的爆竹纸,那爆竹还在那里放个不住。心中暗想,莫非办甚么喜事,然而上半天何以不见动静?继之家本来同他也有点往来,何..

  • 2017-03-12第十二回 查私货关员被累 行酒令席上生风

    且说我当下听得述农没有两件故事,要说给我听,不胜之喜,便凝神屏息的听他说来,只听他说道:“有一个私贩,专门贩土,资本又不大,每次不过贩一两只,装在坛子里面,封了口,粘了茶食店的招纸,当做食物之类,所过..

  • 2017-03-12第十三回 拟禁烟痛陈快论 睹赃物暗尾佳人

    当下我说这“汉”字还有一个读法,苟才便问:“读作甚么?”我道:“俗写的‘鷄’字,是‘又’字旁加一个‘鸟’字;此刻借他这‘又’字,替代了‘奚’字,这个字就可以读作‘溪’字。”苟才道:“好!有这个变化,我..

  • 2017-03-12第十四回 宦海茫茫穷官自缢 烽烟渺渺兵舰先沈

    话说继之听了我一席话,忽然觉悟了道:“一定是这个人了。好在他两三天之内,就要走的,也不必追究了。”我忙问:“是甚么人?”继之道:“我也不过这么想,还不知道是他不是。我此刻疑心的是毕镜江。”我道:“这毕..

  • 2017-03-12第十五回 论善士微言议赈捐 见招贴书生谈会党

    当下继之换了衣冠,再到书房里,取了知启道:“这回只怕是他的运气到了。我本来打算明日再去,可巧他来请,一定是单见的,更容易说话了。”说罢,又叫高升将那一份知启先送回去,然后出门上轿去了。我左右闲着没事,..

  • 2017-03-12第十六回 观演水雷书生论战事 接来电信游子忽心惊..

    这一声响不打紧,偏又接着外面人声鼎沸起来,吓得我吃了一大惊。述农站起来道:“我们去看看来。”说着,拉了我就走。一面走,一面说道:“今日操演水雷,听说一共试放三个,赶紧出去,还望得见呢。”我听了方才明白..

  • 2017-03-12第十七回 整归装游子走长途 抵家门慈亲喜无恙

    你道翻出些甚么来?原来第一个翻出来是个“母”字,第二个是“病”字;我见了这两个字已经急了,连忙再翻那第三个字时,禁不得又是一个“危”字。此时只吓得我手足冰冷!忙忙的往下再翻,却是一个“速”字,底下还有..

  • 2017-03-12第十八回 恣疯狂家庭现怪状 避险恶母子议离乡

    我见母亲安然无恙,便上前拜见。我母亲吃惊怒道:“谁叫你回来的,你接到了我的信么?”我道:“只有吴家老太太带去的回信是收到的,并没有接到第二封信。”我母亲道:“这封信发了半个月了,怎么还没有收到?”我此..

  • 2017-03-12第十九回 具酒食博来满座欢声 变田产惹出一场恶气..

    及至定睛一看时,原来都不是外人,都是同族的一班叔兄弟侄,团坐在一起。我便上前一一相见。大众喧哗嘈杂,争着问上海、南京的风景,我只得有问即答,敷衍了好半天。我暗想今天众人齐集,不如趁这个时候,议定了捐款..

  • 2017-03-12第二十回 神出鬼没母子动身 冷嘲热谑世伯受窘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来道:“他日这姓李的,果然照他说的这么办起来,虽然不怕他强横到底,但是不免一番口舌,岂不费事?”伯衡道:“岂有此理!那里有了几个臭铜,就好在乡里上这么横行!”我道:“不然,姓李的或者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