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史部之《台湾通史》

《台湾通史》,台湾通史,連横保存到桌面

《台湾通史》简介:《台湾通史》作者連横(雅堂),仿司马迁《史记》体例,时间从隋朝大业元年至清光绪21年(1895年),横跨1290年的历史时空,将包罗万象之内容纳入88篇之中。

  • 2017-04-25《台湾通史》目錄

    卷一開闢紀卷二建國紀卷三經營紀卷四獨立紀卷五疆域志安平縣嘉義縣鳳山縣恆春縣澎湖廳淡水縣新竹縣宜蘭縣基隆廳南雅廳臺灣縣彰化縣雲林縣苗栗縣埔裏社廳臺東州坊里卷六職官志卷七戶役志卷八田賦志官莊隆恩抄封番租屯..

  • 2017-04-25《台湾通史》序

    林序臺灣背歸墟而面齊州,豈即列子之所謂「岱輿、員嶠」耶?志言臺灣之名不一,或曰「大宛」,或曰「台員」;審其音,蓋合「岱輿、員嶠」二者之名而一之爾。其地自鄭氏建國以前,實為太古民族所踞,不耕而飽,不織而..

  • 2017-04-25《台湾通史》史卷一

    臺南連橫雅堂撰開闢紀臺灣固東番之地,越在南紀,中倚層巒,四面環海。荒古以來,不通人世,土番魋結,千百成群,裸體束腰,射飛逐走,猶是游牧之代。以今石器考之,遠在五千年前,高山之番,實為原始;而文獻無徵,..

  • 2017-04-25《台湾通史》史卷二

    臺南連橫雅堂撰建國紀永曆十五年冬十二月,招討大將軍延平郡王鄭成功克臺灣,居之。成功,福建南安縣石井人,初名森。父芝龍,娶日本士人女田川氏。以天啟四年七月十四日,誕於千里濱。是夜萬火齊明,遠近異之。數歲..

  • 2017-04-25《台湾通史》史卷三

    臺南連橫雅堂撰經營紀康熙二十二年秋八月,清人既得臺灣,廷議欲墟其地。靖海侯將軍施琅不可,疏曰:「臺灣北連吳會,南接粵嶠,延袤數千里,山川峻峭,港道紆迴,乃江、浙、閩、粵四省之左護。隔澎湖一大洋,水道三..

  • 2017-04-25《台湾通史》史卷四

    臺南連橫雅堂撰獨立紀光緒二十一年夏五月朔,臺灣人民自立為民主國,奉巡撫唐景崧為大總統。初,朝鮮事起,沿海戒嚴。清廷以臺灣為海疆重地,命巡撫邵友濂籌防務。友濂,文吏也,不知兵。復以在籍太僕寺正卿林維源為..

  • 2017-04-25《台湾通史》史卷五

    臺南連橫雅堂撰疆域志光緒十一年秋七月初八日,欽差大臣左宗棠奏請臺灣建省。旨下軍機大臣、總理各國事務王大臣、六部、九卿會同各省督撫議奏。九月初五日,軍機大臣醇親王奕等奏改福建巡撫為臺灣巡撫。詔曰可。十..

  • 2017-04-25《台湾通史》史卷六

    臺南連橫雅堂撰職官志連橫曰:臺灣為荒服之地,中古未入版圖。草衣木食之民,自生自養,老死不相往來,固不知所謂政治也。及隋、唐之際,避遯之民,群聚澎湖,推年大者為長,畋漁為業,牧羊山谷間,各贍其食,毋相憑..

  • 2017-04-25《台湾通史》史卷七

    臺南連橫雅堂撰戶役志戶役之制,三代詳矣。漢法:郡國上計,歲登其民於宰相,副在太史,所以施政教而行徵令也。連橫曰:國者,民之國也,與民治之。是故管仲相齊,作內政而寄軍令;商君用秦,立保甲以厲耕戰:故能有..

  • 2017-04-25《台湾通史》史卷八

    臺南連橫雅堂撰田賦志連橫曰:井田之法廢矣,鄉曲猾豪,奪民之田,以殖私利。用其富厚,敖游官府,驕奢淫佚,勢過王侯。而為之佃者,胼手胝足,水耨火耕,歲稔乃不獲一飽,先疇自作,貸種於人,頭會箕歛,從而剝之。..

  • 2017-04-25《台湾通史》史卷九

    臺南連橫雅堂撰度支志連橫曰:臺灣,天富之國也;官山府海,利盡東南。荷人得之,欲以掌握通商之霸權。顧其時地利未啟,移民未多,歸入不過十數萬盾,故猶仰東印度公司之津貼也。延平建宅,萬眾偕來,蓄銳待時,百事..

  • 2017-04-25《台湾通史》史卷十

    臺南連橫雅堂撰典禮志連橫曰:禮,所以輔治者也。經國家,序人民,睦親疏,防禍亂,非禮莫行。故曰「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臺灣為海上荒服,我延平郡王闢而治之,文德武..

  • 2017-04-25《台湾通史》史卷十一

    臺南連橫雅堂撰教育志連橫曰:嗟乎!自井田廢,而學校息,人才衰;朝廷之所以取士者,唯科舉爾。夫科舉非能得人才也,而人才不得不由科舉,故以管商之政治,仲舒之經學,相如子雲之文章,苟非一入主司之目,亦終其身..

  • 2017-04-25《台湾通史》史卷十二

    臺南連橫雅堂撰刑法志連橫曰:余聞之老者曰:道亡而後有德,德亡而後有仁,仁亡而後有義,義亡而後有禮,禮亡而後有法,法亡而後有刑。是刑者固不得已而用之也。人處一國之中,相生相養,相愛相親,固不能湣然而無爭..

  • 2017-04-25《台湾通史》史卷十四

    臺南連橫雅堂撰外交志連橫曰:鴻濛之世,各君其國,各子其民,閉關自守。固無所謂外交也。然當春秋之際,禮樂征伐自諸侯出,齊楚秦晉迭為盟主,而鄭以一小國介立其間,聘問往來,不失其宜。孔子曰:「子產有辭,諸侯..

  • 2017-04-25《台湾通史》史卷十三

    臺南連橫雅堂撰軍備志連橫曰:古人有言,天生五材,民並用之,廢一不可。誰能棄兵?是故軒轅有涿鹿之戰,顓頊有共工之陳,姒禹有三苗之伐,成湯有南巢之師,周武有牡野之誓。降及春秋,齊桓、晉文,尊王攘夷,取威定..

  • 2017-04-25《台湾通史》史卷十五

    臺南連橫雅堂撰撫墾志連橫曰:臺灣固土番之地,我先民入而拓之,以長育子姓,至於今是賴。故自開闢以來,官司之所經畫,人民之所籌謀,莫不以理番為務。夫臺灣之番,非有戎狄之狡也;渾沌狉榛,非有先王之教也;巖居..

  • 2017-04-25《台湾通史》史卷十六

    臺南連橫雅堂撰城池志易曰:「王公設險,以守其國」。是故有百里之封者,必有十里之城;有五十里之封者,必有三里之城;所以駐軍旅而衛人民也。連橫曰:臺灣之建城古矣。澎湖虎井嶼之東南,有沈城焉,天空浪靜,望之..

  • 2017-04-25《台湾通史》史卷十七

    臺南連橫雅堂撰關征志昔禹平洪水,畫九州,任土作貢,賦稅之義始此。賦以足兵,稅以足食,國用既足,民亦安寧。而暴君汙吏以天下為私有,橫征倍斂,吸食脂膏,兆民怨怒,起而逐之,國亡身戮,為天下笑。連橫曰:明以..

  • 2017-04-25《台湾通史》史卷十八

    臺南連橫雅堂撰榷賣志連橫曰:昔者太公治齊,官山府海,以殖其利,管仲因之,齊以富強。故能霸諸侯,攘夷狄,功傳數世。漢興,至武帝時,拓地用兵,軍旅歲動,國計不足,設鹽鐵之官,榷酒酤之稅。文學之臣以為聚斂,..